蒙巴顿伯爵

第一代缅甸蒙巴顿伯爵 (Earl Mountbatten of Burma) 生于1900年,是海军上将巴腾堡刘易斯亲王的二儿子。其父亲早于1869年归英籍,并在1912-14年期间出任第一海务大臣,后来英、德两国爆发战争,他因公众压力被迫下台。

这位未来的缅甸蒙巴顿伯爵是家中幼子,心里早就认定自己将加入海军效忠国家。目睹父亲被迫下台的不公义,加上对皇家传承有着一份特别的坚持,他决心奋发向上,并努力恢复家族声誉。

蒙巴顿伯爵出身于奥斯本的皇家海军学院,后于1916年正式加入皇家海军,在战列巡洋舰(HMS Lion) 担任海军少尉,后来再调往伊莉萨白号 (HMS Elizabeth)

19181013日,他成为P-31号巡逻艇 (HMS P.31) 副司令。

战后,他到剑桥学习有关海军工程的课程。1920年,他获晋升为海军上尉,并调往战斗巡洋舰声望号

役,随同爱德华和韦尔斯亲王等访问澳大利亚。1921年,他又随韦尔斯亲王乘战斗巡洋舰反击号出访印度和日本。1924年,他前往朴次茅斯皇家海军通讯学校学习远程联络方面的课程,更成为电子工程师学(Institution of Electrical Engineers) 的其中一员(这个学会现今仍有颁发蒙巴顿奖章,以表扬在电子和信息技术方面有杰出贡献的人士)。在1929-32年期间,他又重返这所皇家海军通讯学校出任高级教官。

出自Montague Dawson笔下的凯利号(1939年,由The Broadlands Trust提供

1934年,蒙巴顿就任驱逐舰「大胆」号(HMS Daring)舰长并前往新加坡服役。1937630日,他获晋升为驱逐舰「凯利」号(HMS Kelly)的舰长(这艘传奇战舰后来相当有名)。19399月战争爆发,蒙巴顿担任第五驱逐舰区舰队(5th Destroyer Flotilla)的指挥官。1940年,「凯利」号奉命北上挪威海撤走英军部队,期间在北被德国鱼雷艇的鱼雷击中,需前往纽卡斯尔的船坞进行检修。后来蒙巴顿重返「凯利」号前往地中海进行任务,在克里特战役中,「凯利」号遭大批德国机炸沉。这场战役后来被诺埃尔·科沃改拍成电影《与祖国同在》。

194110月,蒙巴顿取代罗杰·斯出任「联合作战司令部」的领导人,负责指导和监督联合作战所需技术装备的研制和发(包括海陆两栖坦克登陆舰和人工口)及策划一系列的突击队行动,其中包括1942年在法国圣纳泽尔港发生的突击行动,当时成功瘫痪多个由纳粹控制的军用码头,助协约国一方重夺大西洋的制海权。1943年,蒙巴顿获丘吉任命为东南亚战区司令部(SEAC)的最高司令官,驻守斯里兰卡康提,并由经验丰富的策划人员全力协助。在他的监督下,斯利姆子爵在日本军手中重夺甸,并于1945912 日在新加坡接过日军大将板垣征四郎的降书。

19465月,东南亚战区司令部正式解散,蒙巴顿的军阶在战争结束后变为海军少将。其后他获英王乔治六世封为缅甸的蒙巴顿伯爵,并获授嘉德骑士勋章。

Earl Mountbatten of Burma by Oswald Birley

蒙巴顿伯爵

二战结束后,蒙巴顿的官场生活并没有变得暗淡。他于1947年出任印度副王兼总督,在印巴分治和印度独立上的取态和做法都引来不少议。

辞去印度总督职务后,蒙巴顿重返英国海军任地中海舰队总司令,并在1955-1959年期间出任第一海务大臣,这是他在退休前于皇家海军中的最后一个职位。在出任第一海务大臣期间,他进驻水师提督门北翼的官邸。这是历史上首次父子二人先后出任第一海务大臣一职。卸任后,蒙巴顿获任命为国防参谋长,他的最后一个官衔是近卫兵上校 (Colonel of the Life Guard) 和称为Gold Stick-in-waiting 的女王护卫。

蒙巴顿伯爵在1979827日与家人度假期间遭爱尔兰共和军刺杀。一辈子都在海上从军,最后却葬身大海。他的国葬仪式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灵柩后被运回汉普郡的罗姆西修道院(布罗德兰德斯附近)安葬,其大宅由遗孀埃德温娜继承。

Broadlands Broadla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