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 1901 - 1912

    为纪念维多利亚女王圣恩,英国政府下令建造水师提督门,连同林荫路、维多利亚纪念碑、纪念花园和白金汉宫正面翻新工程,全由亚斯顿•伟拔爵士操刀。这项工程计划规模庞大,资金来自英国各地筹募得来的捐款,也得到海外国土和领地的支持,并由以索尔兹伯里勋爵为首的专责委员会负责统筹。拱门上方刻有拉丁语铭文:「ANNO DECIMO EDWARDI SEPTIMI REGIS VICTORIAE REGINAE CIVES GRATISSIMI MDCCCCX」,意即「王爱德华七世十年:臣民感维多利亚女王之恩而立:1910年」。

     

    水师提督门的实际施工由John Mowlem & Co 负责。

     

    (维多利亚女王图像由盖蒂图片社提供)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11 - 1915

    当年37岁的温斯顿·丘吉尔爵士获任命为第一海军大臣,得悉任命后他表示:「这次获委以重任,是有生以来最大的光荣,我当以此为首要任务,竭尽所能效劳。」

    水师提督门北翼大宅本来预留给第一大臣作新官邸之用,以取代海军军部 (Admiralty House),但后来改作第一海务大臣的官邸。

    当时的第一海务大臣是英国海军元帅巴腾堡刘易斯亲王 (Admiral Prince Louis of Battenberg),他在1914年受命调动海军舰队,继而迁入北翼大宅。其儿子缅甸蒙巴顿伯爵 (Lord Mountbatten of Burma) 后来也曾入住这里。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14 - 1919

    海军上将威廉霍尔爵士 (Admiral Sir William “Blinker” Hall) 获英国海军部委任为情报处处长,并于里普利大楼(海军部建筑群中的最古老大楼)的40号房间负责密码破译和无线电截听工作,使之成为一战时杰出的英国情报机构,为皇家海军舰队提供可靠情报。此外,他也促进与政府其他情报机构合作,如英国秘密情报局(军情六处)和政治部。40号房间在战时最重要的贡献是破解齐默尔曼电报,促使美国向德国宣战并加入协约国一方。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22

    当时的第一海务大臣海军上将戴维·贝蒂有份参与1922年《华盛顿海军条约》的商谈工作。在该条约下,英国、美国和日本的海军舰队比例被限制于5:5:3,而法国和意大利只可拥有少量舰艇。1927年,贝蒂就是在水师提督门为于日内瓦召开的海军会议进行准备工作,可惜后来会议各方无法达成共识,各大国之间的海军军备竞赛继续升温。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39 - 1945

    英国名作家伊恩‧弗莱明 (Ian Fleming) 曾于这段时期担任英国海军情报处主管约翰‧戈弗雷(John Godfrey) 海军上将的私人助手,其部门简称为「39号房间」(取其办公房间之号码)。此外,弗莱明也在「30冲锋队」(前身为特别情报单位)中扮演重要角色,并率领这支小分队到欧洲、美洲和非洲各地完成重要任务,为协约国一方统领各项特别行动。他也负责海军部和布莱切利园(白金汉郡内最高机密密码破译机构)之间的一切联系往来。战争结束时,代号 17F 的弗莱明获晋升为指挥官。

    离开海军部后,弗莱明投身成为记者和作家,并开始创作他的007 詹姆斯·邦德间谍小说系列。他在英国海军部的谍报工作经验无疑是詹姆斯·邦德这个角色的灵感来源,而大众也普遍认为小说中的「M」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约翰‧戈弗雷海军上将。弗莱明与戈弗雷上将到美国展开秘密任务,并与威廉‧史蒂芬森和比尔‧多诺万合作,促成了后来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成立。

     

    (阿斯顿·马丁图像由索斯比拍卖行提供)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39 - 1940

    二战期间,英国皇家海军要听从海军部的命令,并由海军部负责指挥。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丘吉尔获当时英国首相张伯伦邀请,加入战时内阁担任第一海军大臣。得悉其任命后,海军部立刻以信号通知所有船只和海军舰艇:「丘吉尔回来了!」。然而,丘吉尔没有在这个岗位很久。1940年5月,他取代张伯伦成为英国首相,并进驻唐宁街10号的首相府。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53

    在英女王伊莉萨白二世的加冕典礼上,游行队伍的路线一直延绵五英里,从威斯敏斯特教堂开始,经过白厅、特拉法尔加广场、帕摩尔、海德公园角、大理石拱门、牛津圆环,最后经林荫路来到白金汉宫。当英女王要前往威斯敏斯特宫(如出席国会开幕大典),她会沿着旧有的仪仗队路线,经过皇家骑兵卫队阅兵场;至于较远的路程(如往来圣保罗大教堂),则会选择通过水师提督门。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55 - 1959

    第一代缅甸蒙巴顿伯爵 (1st Earl Mountbatten of Burma) 刘易斯·蒙巴顿曾出任海军军官和政治大臣,在海军部拥有出色卓越的仕途,后来出任第一海务大臣,是其海军生涯中最后一个重要岗位。这也是英国有史以来首次父子二人先后担任第一海务大臣一职。在位期间,蒙巴顿伯爵进驻水师提督门北翼的官邸,后来获任命为国防参谋长(直至1965年)及北约组织军事委员会主席。

    阅读更多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60

    在冷战期间,很多秘密组织部门曾进驻海军部大楼,进行不同的策划工作以防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不少人认为水师提督门现时仍存有大量当时留下来的文档。于1940 年代建成的海军部要塞 (Citadel) 也称为地堡,如位于附近皇家骑兵卫队阅兵场的旧海军大楼受到核武攻击,此处会用作指挥中心。两套间谍电影都以水师提督门的外部作拍摄背景:由米高·肯恩主演的《伊普克雷斯档案》及由李察·波顿领衔的《冷战谍魂》。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77

    特伦斯‧卢因爵士获不少人认为是英国在二战后表现最出色的皇家海军上将。他在水师提督门出任第一海务大臣期间,曾为水兵们争取加薪32%,达到与平民一致的薪金水平。他曾出任北约组织总司令兼舰队总司令(负责所有舰艇、潜艇和飞机的运作、资源分配和培训工作,以及皇家海军的人事调动直至 2012 年为止),后来在福克兰战争期间加入战时内阁,为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提供关键协助。根据一位英国国防部副秘书表示,当时卢因成为「全英国最重要的人物」。卢因也是业余的海军历史学家,在库克船长历史方面甚有权威。

     

    (托比·哈恩登,《独立报》讣文,1999 年 1 月 25 日)

    (世界地图出自《戴维·拉姆斯地图收藏集》,展示出库克船长的研究成果)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90 - 2001

    英国皇家海军于1990年代迁出水师提督门,当时陆、海、空三军的司令部正式合并,并进驻白厅一幢称为「主楼」的建筑内。

    后来水师提督门一直空着,直到2000年内阁办公厅迁入,但其总部仍设于白厅。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1996

    乔克·斯莱特爵士是入住水师提督门北翼的最后一位海军上将,他在1998年战略防御审查中担当重要角色,也曾出任舰队总司令和北约指挥官。他曾分别邀请英女王伊莉萨白二世及伊莉萨白王太后到水师提督门共进午餐,在此之前二人从未踏进水师提督门半步。

    退位后,乔克·斯莱特爵士出任皇家全国救生艇协会主席、帝国战争博物馆信托主席及白船旗协会的理事会主席。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2011 - 2015

    2011年,女王陛下政府启动竞标程序,寻求有意买家长期租下水师提督门。Prime Investors Capital 率领汇集20间英国公司的专业团队参与竞标,每间公司都是其各自领域的世界龙头代表。经过四轮投标,Prime Investors Capital 获选为首选投标人,并获授租期长达250年的租约。

    2013年,威斯敏斯特市议会正式授予全面规划许可,为水师提督门进行翻新并改装成拥有100间客房、一至四所私人公寓及私人会所俱乐部的豪华饭店。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 2016

    为庆祝英女王陛下的90岁诞辰,各式庆祝活动沿着林荫路和水师提督门四周举行,包括林荫路上的盛大礼仪巡游及万人午宴,旨在庆祝英女王在位期间所达成的杰出成就。此外,英女王在王夫爱丁堡公爵90岁生辰时(2011年)委任他为海军最高上将 (Lord High Admiral),即英国皇家海军的名义总司令。

    拖動圈下來閱讀更多

1901s

为纪念维多利亚女王圣恩,英国政府下令建造水师提督门,连同林荫路、维多利亚纪念碑、纪念花园和白金汉宫正面翻新工程,全由亚斯顿•伟拔爵士操刀。这项工程计划规模庞大,资金来自英国各地筹募得来的捐款,也得到海外国土和领地的支持,并由以索尔兹伯里勋爵为首的专责委员会负责统筹。拱门上方刻有拉丁语铭文:「ANNO DECIMO EDWARDI SEPTIMI REGIS VICTORIAE REGINAE CIVES GRATISSIMI MDCCCCX」,意即「王爱德华七世十年:臣民感维多利亚女王之恩而立:1910年」。

 

水师提督门的实际施工由John Mowlem & Co 负责。

 

(维多利亚女王图像由盖蒂图片社提供)

1911s

当年37岁的温斯顿·丘吉尔爵士获任命为第一海军大臣,得悉任命后他表示:「这次获委以重任,是有生以来最大的光荣,我当以此为首要任务,竭尽所能效劳。」

水师提督门北翼大宅本来预留给第一大臣作新官邸之用,以取代海军军部 (Admiralty House),但后来改作第一海务大臣的官邸。

当时的第一海务大臣是英国海军元帅巴腾堡刘易斯亲王 (Admiral Prince Louis of Battenberg),他在1914年受命调动海军舰队,继而迁入北翼大宅。其儿子缅甸蒙巴顿伯爵 (Lord Mountbatten of Burma) 后来也曾入住这里。

1914s

海军上将威廉霍尔爵士 (Admiral Sir William “Blinker” Hall) 获英国海军部委任为情报处处长,并于里普利大楼(海军部建筑群中的最古老大楼)的40号房间负责密码破译和无线电截听工作,使之成为一战时杰出的英国情报机构,为皇家海军舰队提供可靠情报。此外,他也促进与政府其他情报机构合作,如英国秘密情报局(军情六处)和政治部。40号房间在战时最重要的贡献是破解齐默尔曼电报,促使美国向德国宣战并加入协约国一方。

1922s

当时的第一海务大臣海军上将戴维·贝蒂有份参与1922年《华盛顿海军条约》的商谈工作。在该条约下,英国、美国和日本的海军舰队比例被限制于5:5:3,而法国和意大利只可拥有少量舰艇。1927年,贝蒂就是在水师提督门为于日内瓦召开的海军会议进行准备工作,可惜后来会议各方无法达成共识,各大国之间的海军军备竞赛继续升温。

1939s

英国名作家伊恩‧弗莱明 (Ian Fleming) 曾于这段时期担任英国海军情报处主管约翰‧戈弗雷(John Godfrey) 海军上将的私人助手,其部门简称为「39号房间」(取其办公房间之号码)。此外,弗莱明也在「30冲锋队」(前身为特别情报单位)中扮演重要角色,并率领这支小分队到欧洲、美洲和非洲各地完成重要任务,为协约国一方统领各项特别行动。他也负责海军部和布莱切利园(白金汉郡内最高机密密码破译机构)之间的一切联系往来。战争结束时,代号 17F 的弗莱明获晋升为指挥官。

离开海军部后,弗莱明投身成为记者和作家,并开始创作他的007 詹姆斯·邦德间谍小说系列。他在英国海军部的谍报工作经验无疑是詹姆斯·邦德这个角色的灵感来源,而大众也普遍认为小说中的「M」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约翰‧戈弗雷海军上将。弗莱明与戈弗雷上将到美国展开秘密任务,并与威廉‧史蒂芬森和比尔‧多诺万合作,促成了后来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成立。

 

(阿斯顿·马丁图像由索斯比拍卖行提供)

1939s

二战期间,英国皇家海军要听从海军部的命令,并由海军部负责指挥。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丘吉尔获当时英国首相张伯伦邀请,加入战时内阁担任第一海军大臣。得悉其任命后,海军部立刻以信号通知所有船只和海军舰艇:「丘吉尔回来了!」。然而,丘吉尔没有在这个岗位很久。1940年5月,他取代张伯伦成为英国首相,并进驻唐宁街10号的首相府。

1953s

在英女王伊莉萨白二世的加冕典礼上,游行队伍的路线一直延绵五英里,从威斯敏斯特教堂开始,经过白厅、特拉法尔加广场、帕摩尔、海德公园角、大理石拱门、牛津圆环,最后经林荫路来到白金汉宫。当英女王要前往威斯敏斯特宫(如出席国会开幕大典),她会沿着旧有的仪仗队路线,经过皇家骑兵卫队阅兵场;至于较远的路程(如往来圣保罗大教堂),则会选择通过水师提督门。

1955s

第一代缅甸蒙巴顿伯爵 (1st Earl Mountbatten of Burma) 刘易斯·蒙巴顿曾出任海军军官和政治大臣,在海军部拥有出色卓越的仕途,后来出任第一海务大臣,是其海军生涯中最后一个重要岗位。这也是英国有史以来首次父子二人先后担任第一海务大臣一职。在位期间,蒙巴顿伯爵进驻水师提督门北翼的官邸,后来获任命为国防参谋长(直至1965年)及北约组织军事委员会主席。

阅读更多

1960s

在冷战期间,很多秘密组织部门曾进驻海军部大楼,进行不同的策划工作以防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不少人认为水师提督门现时仍存有大量当时留下来的文档。于1940 年代建成的海军部要塞 (Citadel) 也称为地堡,如位于附近皇家骑兵卫队阅兵场的旧海军大楼受到核武攻击,此处会用作指挥中心。两套间谍电影都以水师提督门的外部作拍摄背景:由米高·肯恩主演的《伊普克雷斯档案》及由李察·波顿领衔的《冷战谍魂》。

1977s

特伦斯‧卢因爵士获不少人认为是英国在二战后表现最出色的皇家海军上将。他在水师提督门出任第一海务大臣期间,曾为水兵们争取加薪32%,达到与平民一致的薪金水平。他曾出任北约组织总司令兼舰队总司令(负责所有舰艇、潜艇和飞机的运作、资源分配和培训工作,以及皇家海军的人事调动直至 2012 年为止),后来在福克兰战争期间加入战时内阁,为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提供关键协助。根据一位英国国防部副秘书表示,当时卢因成为「全英国最重要的人物」。卢因也是业余的海军历史学家,在库克船长历史方面甚有权威。

 

(托比·哈恩登,《独立报》讣文,1999 年 1 月 25 日)

(世界地图出自《戴维·拉姆斯地图收藏集》,展示出库克船长的研究成果)

 

1990s

英国皇家海军于1990年代迁出水师提督门,当时陆、海、空三军的司令部正式合并,并进驻白厅一幢称为「主楼」的建筑内。

后来水师提督门一直空着,直到2000年内阁办公厅迁入,但其总部仍设于白厅。

1996s

乔克·斯莱特爵士是入住水师提督门北翼的最后一位海军上将,他在1998年战略防御审查中担当重要角色,也曾出任舰队总司令和北约指挥官。他曾分别邀请英女王伊莉萨白二世及伊莉萨白王太后到水师提督门共进午餐,在此之前二人从未踏进水师提督门半步。

退位后,乔克·斯莱特爵士出任皇家全国救生艇协会主席、帝国战争博物馆信托主席及白船旗协会的理事会主席。

2011s

2011年,女王陛下政府启动竞标程序,寻求有意买家长期租下水师提督门。Prime Investors Capital 率领汇集20间英国公司的专业团队参与竞标,每间公司都是其各自领域的世界龙头代表。经过四轮投标,Prime Investors Capital 获选为首选投标人,并获授租期长达250年的租约。

2013年,威斯敏斯特市议会正式授予全面规划许可,为水师提督门进行翻新并改装成拥有100间客房、一至四所私人公寓及私人会所俱乐部的豪华饭店。

2016s

为庆祝英女王陛下的90岁诞辰,各式庆祝活动沿着林荫路和水师提督门四周举行,包括林荫路上的盛大礼仪巡游及万人午宴,旨在庆祝英女王在位期间所达成的杰出成就。此外,英女王在王夫爱丁堡公爵90岁生辰时(2011年)委任他为海军最高上将 (Lord High Admiral),即英国皇家海军的名义总司令。